欢迎来到学霸论文网!

职称论文发表网15年服务积淀,累计发表20万份稿件,想要发表论文就来职称论文发表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范文 > 社会学论文 >

朴齐家北学论的肇端、进展及终曲

发布时间:2021-04-09 15:39所属分类:社会学论文浏览:62次

学霸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学霸论文网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MPA论文MBA论文社会哲学论文毕业论文范本,本文是关于朴齐家北学论的肇端、进展及终曲,在“北学三部曲”的构建过程中,朴齐家秉持坚定目标,力抗外界非议。虽然结局不无遗憾,但由历史发展大势观之,他已经将新风气、新思路带入了朝鲜思想界,开风气之先。朴齐家的整个仕宦生涯与这一理论是桴鼓相应的。。代写一篇硕士论文、MBA论文多少钱!
 摘    要: 朴齐家是朝鲜王朝的着名实学家,被称作18世纪“最了解清朝”的朝鲜学人之一。他积极呼吁向中国学习,一以贯之地完成了《北学议》《丙午所怀》《进疏本北学议》之“北学三部曲”,从中构建出享誉后世的北学论。对朴齐家三部北学着作之成书过程的梳理,不仅能够帮助我们详察北学论的始末经纬,还可以透过理论看历史,还原18至19世纪之际朝鲜知识界的原貌。

朴齐家北学论的肇端、进展及终曲

  关键词: 朝鲜王朝; 朝鲜思想史; 朴齐家; 北学论;

  Abstract:  Bak Je-ga was a noted pragmatist scholar of the Joseon Dynasty, known as one of the people who had the most abundant knowledge about Qing Dynasty in the 18th century. He actively advocated that Joseon Dynasty should learn from China, and successively completed the “trilogy of northern learning”, thus the famous “northern learning theory” was constructed. A review of his writing process is not only helpful to study the “northern learning theory” in detail, but also to restore the reality of the intelligentsia of Joseon Dynasty in the 18th and 19th centuries.

  Keyword: Joseon Dynasty; thought history of Joseon; Bak Je-ga; the northern learning theory;

  从方位上讲,清朝大体位于朝鲜王朝(1392-1910)的北方,所以学习清朝也被惯称为“北学”。历史上自新罗以降,朝鲜半岛大力引进中原文化,“北学”基本上属于“顺势”行为。但清明易代后情况有所变化,朝鲜王朝与明朝多有恩情,与清朝却颇多仇怨,有鉴于此,其内部表现出了强烈的“崇明排清”情绪,“北学”遂由“顺势”转变为“逆势”。既然是逆势而为,理论的成型注定不会一路坦途。17世纪至19世纪,包括李瀷、尹淳、柳寿垣、金昌协、洪大容、成大中、朴趾源等多位学人,都曾为此贡献力量。但直至朴齐家时,北学论才真正被构建了出来,“北学第一人”的桂冠非他莫属。

  朴齐家(1750-1805)是朝鲜王朝的着名实学家。他自幼孤苦,生为两班家庶子,师承于没落派系,在极重门第的时代风气中,没有倚仗可言。尽管如此,朴齐家的个性却十分鲜明,求真务实、矫矫不群,拥有“宝剑”1一般的性格;他的出仕源于正祖国王登位、设立奎章阁之契机,急需亲卫力量的正祖,对阁中臣僚十分关照。唯此,朴齐家凭借自己的鲜明个性与不俗际遇,对前人积累加以扬弃,构建出享誉后世的北学论。这一理论上承实学之风,下启开化之论,是朝鲜思想史中的重要一环。既往东亚学界对朴齐家的北学论不无关注,2但焦点主要集中于《北学议》一书,且偏重内容上的分析。本文将聚焦思想成型的背景环境,基于学人一生境遇的发生与发展,钩沉代表成果之成书过程的线性理路,从而完整重现朴齐家的“北学三部曲”。

  一、朴齐家北学论的肇端:《北学议》的诞生

  朴齐家身为两班家庶子,既无法继承家业,也不能任职高官,父亲早亡,生计艰难。尽管如此,他从少年时起便十分向往外界,被友人称作“多识人而乐出游”。3每当听闻有贤者时,均会积极结交,开启众多佳话,周边很快形成了庞大的交游圈。具体而言,朴齐家的交游圈主要包含四类人群,即以金复休为代表的师门一系、以姜世晃为代表的文艺名家、以尹可基为代表的庶子之流、以朴趾源为代表的白塔交游圈。4其中,白塔交游圈对朴齐家的影响最为显着,圈中汇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年轻学人,都十分向往北方的中国。这里有“十载中华梦想牵”的李喜经,5“好事中州空艳羡”的李德懋,6“天性自好中原”的柳得恭,7“钦慕中州名士”的朴趾源8等等。朴齐家的北学梦最为出挑,他曾自言:“若其慕中国之苦心,则诸君子亦各自以为不及也”。9

  怀抱北学梦的朴齐家,早早通过交游圈与清朝方面建立了联系。其一,是受洪大容影响。洪大容1765年赴清,与清人多有笔谈交流,以天涯知己相称。朴齐家听闻后前往求教,这种精神得到了洪大容的清朝友人李调元的盛赞:“先生初未识洪君湛轩,闻其入都,订天涯旧雨,而即往友其人。又因洪君而爱及屋乌,并欲以其友为友,虽古人之重交道,亦未有若此者”。10其二,是受柳琴影响。柳琴1776年赴清,携去朴齐家诗文,并带回清人评语。对此,朴齐家十分感慨:“不意今者因敝友柳君弹素(柳琴之号——引者注)所抄《巾衍集》,见赏于中朝之大人,倾倒淋漓,不啻若合席谈而倾盖遇也,此固毕生之大幸,不世之奇缘”。11在多年期待下,他终于在1778年等到了自己的出使机会,于是兴奋地写信给李调元,“庶几天察其衷,得随岁贡,备马前一小卒,使得纵观山川人物之壮,宫室车船之制,与夫耕农百工技艺之伦,所以愿学而愿见者,一一笔之于书,面质之于先生之前,然后虽归死田间,不恨也”。12

  可见,出使前朴齐家已经言明“愿学”意向,而后通过数月旅途,终于创作出了代表作《北学议》。有关《北学议》的脱稿时间,据朴齐家《自序》记载,是“今上二年”,也就是1778年。早年阶段,学界大体认可这一时间点,但近年来陆续有日、韩学者提出了异议。例如,韩国安大会从序文中的“内外编”入手,指出朴齐家1778年的《自序》未见分编,而1781年徐命膺、朴趾源所作序文中均提到了内外编的区分,所以《内编》可能是完成于当年,《外编》则经历了一段时间的增补。13日本学者宫嶋博史沿着这一思路,又将《北学议》定义为先后完成的三个部分,即《内编》(技术论)、《外编上半》(农业论)、《外编下半》(政治论和制度论),并指出:第二部分是第一部分的续文,主题为“技术导入”,第三部分则是确保前两部分的基础,直指“体制问题”。14对于以上见解,笔者十分认同,需要补充的是,结合朴齐家燕行后旋即入职奎章阁的履历来看,此书当是执笔于仕宦前夜与初期之际。

  《北学议》,顾名思义,是一部号召学习之书。其中涉及的内容非常广泛,几乎旅途中所有映入眼帘的事物,经过朴齐家分门别类记述和思考润色,纷纷流转于笔下,因之完成了北学论的体系化构建。在总计70余条目所构成的北学体系中,“车”“城”“北学辩”“尊周论”等条目流传至今,“乐”“党论”“东方礼俗”“日本论”等条目已遗憾失传。有关其中内容的具体分析,前人成果较多,本文不再赘述。《北学议》脱稿后,引起了不小的反响,友人们纷纷为之作序。徐命膺序文有言:“(齐家)入燕,纵观其城郭、室庐、车舆、器用。叹曰:‘此皇明之制度也,皇明之制度又《周礼》之制度也。’凡遇可以通行于我国者,熟视而窃识之。”15朴趾源序文有言:“如将学问,舍中国而何?……以我较彼固无寸长,而独以一撮之结自贤于天下,并与其中国固有之良法美制而攘斥之,则亦将何所仿而行之耶?……(齐家)入燕者也,自农蚕、畜牧、城郭、宫室、舟车,以至瓦簟、笔尺之制,莫不目数而心较,目有所未至则必问焉,心有所未谛则必学焉。”16在政界、学界普遍性的“崇明排清”氛围下,几位学人需要为此时的“北学”寻找一个有力依据,这就是徐命膺所言的“周礼制度”,以及朴趾源口中的“中国固有良法美制”。

  实际上,这可以算作一种将“空间”问题“时间”化的逻辑转换,仿佛在说:朝鲜的学习目标并非北方的清朝,而是历史上的中国。朴齐家的愿景是带动国家去学习中华,乃至变为中华,并为此树立了“一远两近”共三位模范。“一远”指陈良,朴齐家明确指出《北学议》的命名灵感来自“孟子陈良之语”。17《孟子·滕文公上》记载:“陈良,楚产也,悦周公仲尼之道,北学于中国。北方之学者,未能或之先也,彼所谓豪杰之士也。”18所以,豪杰陈良是中国历史上“以夷进华”的象征。“两近”分别指崔致远和赵宪,前者是“新罗学唐”的先行者,后者为“朝鲜学明”的第一人。朴齐家对两位前辈评价极高:“鸭水以东,千有余年之间,有以区区一隅,欲一变而至中国者,惟此两人而已。”19所以,这两人是朝鲜半岛历史上“学习中国”的典范。朴齐家立志追随:“十载制科崔致远,万言封事赵重峰。微才碌碌惭专对,前辈堂堂敢比踪。”20又言:钦慕崔、赵之为人,满怀“异世执鞭”的愿望。21

  “执鞭”一词,出自《论语·述而》,指读书人合“道”出“仕”。朴齐家北学论的深层用意,是呼吁读书人学以致用、用之于民。他对沉湎于“形而上学”的时代学风十分警惕,屡屡强调“形而下学”是“形而上学”的基础。于是,《北学议自序》调转了《尚书·大禹谟》中“正德,利用,厚生”之顺序,又引用《论语·子路》中“庶之”“富之”“教之”的递进条件,以及《管子·牧民》中“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知荣辱”的因果关系,基于如上铺垫,朴齐家联系朝鲜实际情况谴责道:“今民生日困,财用日穷,士大夫其将袖手而不之救欤?”22当然,在独尊朱子的百年固有学风中呼吁实学改革,并非易事。朴齐家深谙于此,于是在序文末尾留有余地写道:“虽其言之不必行于今,而要其心之不诬于后,是亦孤云、重峰(崔致远、赵宪之号——引者注)之志也”。23近友朴趾源也言明了其中利害:“要之,不可以语人,人固不信矣,不信则固将怒我。”24

  尽管受到了环境的限制,但朴齐家已经向前迈出了一步,且是“北学三部曲”中最重要的第一步,他促使碎片化的北学论焕然一新、正式亮相。正如徐命膺在序文中所言:“夫天将风而鸢先啸,将雨而蚁先垤,是书采用与否,固不可知,而亦未必不为我朝法书之鸢蚁。”25风前鸢啸,雨前蚁垤,在某种程度上,朴齐家的《北学议》已经触发了新思想潮流的建设。

  二、朴齐家北学论的进展:《丙午所怀》的进呈

  《北学议》脱稿后数年,未见朴齐家大规模发展北学论,主要是因为他开始了忙碌的检书官工作。据其晚年回忆,自己当时“日登群玉之府,长栖二酉之藏,而文书俗务居多,不能肆意读书”。26在这段时间内,朴齐家还历任军资主簿、济用主簿、典设别提、利仁察访(外职)等职。这些虽说都属于低微官职,但他却得到了正祖的格外关照。因此,朴齐家不仅可以充分观察王京内部的机构体制,还亲身体验了地方上的民生实际,开始内外结合去思考北学论下一步的进展。

  机会的来临是1786年春节之际。按照朝鲜王朝的传统,元月元日要举行“孟春朝参”仪式。当年岁首,天空突现严重日食现象,正值登位一纪之久的正祖,认为这是不祥之兆而心有惶恐:“上曰,元朝日蚀,灾异之大者,蚀甚至于八分云,心诚悚惕矣”。27为此,正祖下令,减膳食、开言路:“拟待坛享礼成,临门博询,责躬求言。亦未暇于应文,而在予恐惧修省之道,宜先勉责之义,今日减膳”。28正月二十二日,昌德宫仁政门举行了盛大典礼,正祖不仅亲自驾临,而且扩大范围接见了各级官僚。对于此次大典的盛况,参与官员纷纷留下了记录。例如,副司直尹承烈曰:“今此遇灾警惕,临门传询,甚盛举也。”29奎章阁提学吴载纯亦曰:“(殿下)咸造百工,衮阙官箴,俾各敷奏以言,甚盛典也。”30从结果来看,正祖的此番“求言”收获不小,大小官吏纷纷踊跃参与,总计399份进言的内容涉及政治、文化、教育、经济、道德等多重领域,但主旨却偏重于维护旧制。31也就是说,众人所言与既往陈词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努力方向仍然在于规正而非革新。

  相与对照下,朴齐家因为积极呼吁改革,他的声音不免显得有些“另类”。此时,正在王京担任典设署别提的朴齐家也积极献策。在其本人的《贞蕤阁文集》及此次进言的合集《正祖丙午所怀誊录》中,均收录了这篇题名为《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的策文,后世一般习惯将之简称为朴齐家的《丙午所怀》。这篇策文篇幅并不长,总计不过两千余字,但其言苦心孤诣,不计个人荣辱,直指现实问题的要害。朴齐家在开篇处点睛:“今国之大弊,曰:贫。何以救贫?曰:通中国而已矣。”32联通中国以挽救朝鲜的贫困问题,是全篇策论的第一主题。基于如此主题,作者还详细论述了“通中国”的两个具体途径,其一为“水路互市”,其二为“引进西人”。

  第一种途径“水路互市”,是为了输入稀缺物资。朴齐家建议,朝鲜应该派遣使节赴清朝礼部,请求清朝方面在福建、浙江、广东一带开放市场,并且比照日本、安南、琉球乃至西洋诸国的先例,也允许朝鲜参与到水路通商中去,亟待由此换得“金银武器药品之用”、习得“舟车宫室器什之利”、获得“天下文献图书之博”,乃至破除国内的“偏塞固滞纤琐之见”。33第二种途径“引进西人”,则是为了招揽留居中国的西方人才。朴齐家建议,朝鲜应该在观象监中特别设立职位,从中国聘请精通利用厚生本领的西人来任职,由他们教导国内的年轻子弟,具体学习“钟律仪器之度数”“旱涝燥湿之宜制”“筑城建屋之要领”“掘铜烧璃之手法”“转重致远之工技”等先进的理论与技术,如此一来,不难预见在短时间内就可以取得显着的效果。34

  由上可见,朴齐家一如既往地延续了近十年前所着《北学议》的主旨精神,在“通中国”的基础上,他的目标很清楚,就是“学中国”,乃至通过中国“学西方”。基于北学精神,朴齐家第二阶段的《丙午所怀》,还尝试从三个层面上对理论进行了推进。首先,是“国家层面”。如前所述,水路互市、引进西人,这些都是从国家政策层面提出的建议。多次历任内外官职的朴齐家,此时的观察视域愈益宏大,思考问题也越发全面。其次,是“实践层面”。朴齐家想要引进的各种物资和技术,实际上正是朝鲜民间最为急需稀缺之物。急民之所急,他开始将理论与实际相联系,如此进展与首次担任利仁察访、亲眼目睹民众苦难的经历是息息相关的。最后,是“逐利层面”。此时朝鲜知识界的大多数学人,正陶醉于朱子学的全知全能之中,在凌空蹈虚的学术争执中纠葛沉沦、难以自拔。朴齐家对此十分抵触,认为这是闭塞的、固滞的、和纤琐的,转而提倡简单明了的利益追求,尝试扭转耻于言利的固有传统。在他的视域中,工具是否真的好用,制度是否真的合理,百姓是否真的获利,国家是否真的富强,求真务实才是朴齐家关注核心。

  当然,朴齐家也知道自己的独特进言可能会引来非议,他在《丙午所怀》的开篇处首先铺垫:“臣请不避狂瞽之罪,而略陈其一二”,35结尾处又再一次谢罪:“言涉渎冒,是恐是惧,臣死罪谨言”。36他的担心并非没有道理,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丙午所怀》与当时大部分的进言是南辕北辙,甚至是背道而驰的。从内容上看,朴齐家主张引进中国的先进器用与技术,但以左副承旨李东馨为代表的其他朝臣,却在纷纷重申所谓的“防塞华物”:“我东习俗,不贵土产,必贵华物。……除非华物之不可不用者外,并着为令式,一切防塞”,正祖答李氏曰:“切中时弊”。37再如,朴齐家主张突破儒家的学术垄断,但以兵曹判书徐有邻为代表的多数朝臣,却在反复强调儒学的无上地位:“伏愿殿下继自今,凡于明正学崇儒术之道益加勉励,一以光圣世卫道之治,一以绝左道惑民之忧”,正祖答徐氏曰:“好矣”。38不同于此类肯定性批复,对于朴齐家的赤诚进言,正祖仅以“观此诸条所陈,尔之识趣亦可见矣”云云,39聊作回复。不难推测,朴齐家的北学提议乃至其他相关改革策,并没有得到权力中心的重视,又遑论积极采纳。

  无论被采纳与否,在《北学议》完成数年之后,朴齐家又一次对自己的北学论做出了推进,这是“北学三部曲”中的第二部。与第一部相较而言,《丙午所怀》在国家层面、实践层面、逐利层面的进展,虽然显得颇为艰难,但却是十分的重要。这些进展起到了承前启后的作用,特别是为“终曲”的出场奠定了坚实且必要的基础。

  三、朴齐家北学论的终曲:《进疏本北学议》的再编

  《丙午所怀》未获看重,朴齐家无法开启北学论的实践事宜,不得不专注于日常工作。1786年后,他的检书官之职几断几续,逐渐成为奎章阁的代表人物之一。更重要的是,1790年连续两次远赴清朝,得以详细近观乾隆盛世,对清朝不乏更深入的理解。另外,他还曾多次离开汉阳,担任地方官职,如扶余县监(1792)、永平县令(1797)等,从中积累了丰富的民生经验。经过多年的历练与沉淀,朴齐家对朝鲜内外的观察与思考均有新的突破。

  值得注意的是,朴齐家这一阶段的仕宦生涯并非一路顺畅,周边威胁和质疑的声音不断,给他带来了不小的困扰。首先,1792年朴齐家因为私自砍伐了景慕宫周边的树木而遭到问责,时任景慕宫提调的李义弼向正祖上疏,称其所为是“万万骇妄”,准备将之“拿问,重勘”。40其次,1793年朴齐家在任扶余县监期间,朝鲜遭遇了严重的饥馑灾害,他虽竭尽全力,但仍被认为“无绩可言”,甚至“合施重勘”,最终被从重处罚一百杖、流放三千里。41最后,1797年朴齐家又擅自使用了与自己品级不相符的胡床(一种坐具),且被责问时态度倨傲,时任同知经筵事的沈焕之向正祖上疏,称“不可以事微置之”,要求将之免职。42在上述几次事件中,朴齐家虽说均得到了正祖庇护而免于处置,但这种有意的庇护也引发了朝中实权者的严重反感,43他的处境每况愈下。

  正是在这样的处境下,朴齐家即将迎来北学论的又一次机遇,也是最后一次机遇。到了1798年,朴齐家任职永平县令已三年时光,对辖区居民的饥寒交迫状感到极为痛心。“每见峡氓,烧菑薪,十指皆秃。而其衣则十年之败絮也,其屋则伛偻而后可入,烟煤不塈,其食则破碗之饭,不盐之菜也。……问其徭役,则非人奴即军保,纳钱二百五六十,国家经费之所从出者也。于是乎戚然心动,有嫠不恤纬之叹。”44正值此时,正祖为迎接祖父英祖国王“亲耕耤田之年”一甲子轮回的到来,下令向全国征集农书。《承政院日记》记载:“己未即我先王亲耕耤田之年也。旧甲俨临,……人人各进良策,我则受之,折衷而用之,可谓农家之大全。”45接到诏令的朴齐家十分欣喜,认为自己积累多年的理论终于迎来了最佳机遇,于是积极响应,进呈了以“北学”为主题的独特农书。“谨录所为论说、札记,凡二十七目四十有九条,命之曰《北学议》。”46

  从书名上可以明显看出,朴齐家进呈的是一部继承意义上的农书,它承袭了早年燕行作品《北学议》之名。不仅书名相同,内部的条目名称也比较一致。此时的朴齐家综合多年见闻,以符合现实要求为准则,从早年作品中精选出近三成分量,再编成符合农书要求的专业性着作,后世通常称之为《进疏本北学议》。这就是“北学三部曲”中第三部,即“终曲”。虽说《进疏本北学议》的定位是“农书”,但其中包含的内容并不限于“农”。可见,绝大部分的内容比重,反而被作者放到了“农”的先决条件中,正如朴齐家所言:“非农而益农,有国之先务也”。47而所谓“先务”,主要体现于“古之四民”中除“农”以外的另外三者——“士”“工”和“商”,他尤其对后面的“工”和“商”倾注了极大心血。从内容上看,朴齐家的北学“终曲”当是一如既往地延续了“首曲”和“中曲”的一贯性逻辑。

  为了准确把握朴齐家的这种“一贯性”,我们可以引入另一位北学思想家朴趾源(1737-1805),对照两人来进行观察。在“首曲”阶段时,二人曾相继创作出《热河日记》与《北学议》;“终曲”阶段时,他们又几乎同时向正祖进呈了《课农小抄》与《进疏本北学议》,所以两位思想家具备极为恰当的可比性。如此偶合也曾引起学界瞩目。最先对此加以关注的是金龙德,他在专研两阶段的四部着作后指出,晚年的朴趾源已经开始回归传统,只有朴齐家才是最为彻底的“北学论者”。48笔者无意否定前人论断,需要加以补充的是,随着人生境遇的变迁,两位思想家的北学论确实出现了一定的差别,此间差别当为思想力度之差。行至此时,朴趾源与朴齐家虽然都在继续提倡北学,但提倡的力度乃至力度所体现出来的重点目标,已然有所不同。其中,朴趾源严格遵循了国家征集“农书”的要求,在早年积攒农书的基础上完成了《课农小抄》,他的重点自然侧重于“农”,北学目标也相应地集中于农业工具与技术;而朴齐家的《进疏本北学议》,则延续了早年的《北学议》之名,尽力保留了原有北学构架,呼吁要全面学习中国。他从正面呼吁道:“(中国)所以阅历而相度之者亦已深,只今巧工仿而成之。”49他从反面呼吁道:“(国家)百艺怠荒,有废而无修,日有暇而力不足者,何也?不学中国之过也。”50为此,朴齐家甘冒天下非议的风险,向正祖坦露心迹:“臣少游燕京、喜谈中国事,……(国之人士)相与非笑之已甚。今此进言,不出于向所非笑中一二,则又复妄发之讥,固所自取,而舍此亦无以为说矣”。51

  这样的执拗表现,贯穿于朴齐家整个“北学三部曲”的构建过程中,不为外界压力所改变,到“终曲”为止,始终如一。他是明知不可而为之,向正祖恳请:“葑菲之采,是荷滥觞,刍荛之私,不敢自隐。……才非杜牧,无罪言之可称,学惭王通,岂献策之敢拟,臣无任惶恐屏营之至,谨昧死以闻”。52疏文的最后,朴齐家还对自己心中的理想国进行了细致描画,那里有安居乐业的社会,井然有序的农田,方正齐整的屋室,优质精良的器用,繁盛茂密的树木,充足有余的家畜,勤劳富裕的百姓,干净整洁的仪表,诚信道德的言行,工商发达的市场,夜不闭户的治安,坚实耐用的桥梁,完备妥善的驿站,便利可用的车船,幼有所依,老有所养。53于朴齐家而言,这样的理想国既是其北学论之所以发端的触发因缘,也是其北学论一贯始终的目标愿景,他为此付出了几近一生的努力。

  随着朴齐家一再提出与世相违的革新主张,外界的压力与迫害也越来越严重,北学论趋于沉寂而告终。1800年正祖突然离世,失去了保护伞的朴齐家,旋即被治罪、流放,此后一直承受朝野上下欲置之于死地的威胁,1805年于惊恐中病亡。在他离世后,友人成海应曾就朴齐家的一生做出如下总结:“在先(朴齐家之字——引者注)既负高才,不肯随人俯仰,任真自得,发言风生,锋锷殆不可犯。……正庙惜其材,常优容,而荣耀迥出常格,由是忌者益众。上升遐,在先无以自存于世,卒为人所告,几毙桁杨,遂自伤而没。……直以峭性陷机阱,为材者不亦戒乎”。54成海应使用了一个“峭”字,来定义朴齐家的性格。矫矫不群的个人性格,确实是朴齐家一生遭遇困境的主要诱因,给他带来了不小的灾难。与此同时,却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切实推动了他在革新路上砥砺前行,最终成就了享誉后世的“北学三部曲”。

  四、结语

  朴齐家是朝鲜思想史上的一位十分具有代表意义的学人,拥有许多为人所津津乐道的着名“头衔”。其一,他是着名诗人,留下汉诗1 700余首,享誉朝鲜半岛和清朝;其二,他也是一代文臣,作为奎章阁的着名检书官,深受正祖恩遇;其三,他还是中朝文化交流的桥梁,四次赴清朝使行,沟通两边友谊,被称作是当时最了解清朝的朝鲜人之一;其四,他更是北学论的代表人物,曾经穷尽数十年之力,致力于北学论的创立、发展和推广。

  可以说,朴齐家的整个仕宦生涯与这一理论是桴鼓相应的。仕宦前夜与初期,他完成了《北学议》一书,“北学”呼声逐渐成为知识界的新风尚;首次外任后,他向正祖上疏《丙午所怀》,从国家、实践、逐利等不同角度,进一步论证了北学论的可操作性;多次外任后,恰逢全国征集农书之契机,他又对早年的《北学议》进行再编辑,进呈了终曲《进疏本北学议》。

  概言之,在“北学三部曲”的构建过程中,朴齐家秉持坚定目标,力抗外界非议。虽然结局不无遗憾,但由历史发展大势观之,他已经将新风气、新思路带入了朝鲜思想界,开风气之先。
学霸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MBA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代写一篇硕士论文、MBA论文多少钱!

  注释

  1有关朴齐家的性格,友人成海应有诗句,“楚亭精锐甚,宝剑出延津”,对其以“宝剑”相称。参见[朝鲜朝]成海应:《研经斋全集》卷2《送柳惠甫朴次修之燕》,《韩国文集丛刊》(273),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27页。
  2先行研究中,韩国学界可参考李宪昶:《朝鲜时代最高经济发展案的提出者朴齐家》,首尔:民俗院,2011年;实是学社编:《楚亭朴齐家研究》,首尔:成均馆大学出版部,2013年。日本学界可参考山内弘一:《从朝鲜看华夷思想》,东京:山川出版社,2003年。中国学界可参考姜日天:《朝鲜朝后期北学派实学思想研究》,北京:民族出版社,1999年;李英顺:《朝鲜北学派实学研究》,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等。
  3[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答李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8页。
  4[韩]韩荣奎:《楚亭的都市感性与创造性写作》,实是学社编:《楚亭朴齐家研究》,首尔:成均馆大学出版部,2013年,第200-211页。
  5[朝鲜朝]徐有本:《左苏山人文集》卷2《感旧诗》,《韩国文集丛刊》(续106),首尔:韩国古典翻译院,2010年,第22页。
  6[朝鲜朝]李德懋:《青庄馆全书》卷34《清脾录》,《韩国文集丛刊》(258),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0年,第47页。
  7[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与徐观轩》,《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62页。
  8[朝鲜朝]朴趾源:《燕岩集》卷14《热河日记》《避暑录》,《韩国文集丛刊》(252),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0年,第282页。
  9[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与潘秋》,《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64页。
  10[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答书》,《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65页。
  11[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与李羹堂》,《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63页。
  12[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与李羹堂》,《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63页。
  13[朝鲜朝]朴齐家着:《北学议》,[韩]安大会译,首尔:石枕,2003年,第289-290页。
  14[日]宫嶋博史:《“际”之自觉者的苦闷:楚亭的思想史位置》,实是学社编:《楚亭朴齐家研究》,首尔:成均馆大学出版部,2013年,第353-355页。
  15[朝鲜朝]徐命膺:《保晩斋集》卷7《北学议序》,《韩国文集丛刊》(233),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1999年,第208页。
  16[朝鲜朝]朴趾源:《燕岩集》卷7《北学议序》,《韩国文集丛刊》(252),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0年,第109页。
  17[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1《北学议自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02页。
  18[清]焦循:《孟子正义》,北京:中华书局,1987年,第393页。
  19[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1《北学议自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02页。
  20[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集3《再次冬至韵》,《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1页。
  21[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1《北学议自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02页。
  22[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1《北学议自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02页。
  23[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1《北学议自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03页。
  24[朝鲜朝]朴趾源:《燕岩集》卷7《北学议序》,《韩国文集丛刊》(252),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0年,第109页。
  25[朝鲜朝]徐命膺:《保晩斋集》卷7《北学议序》,《韩国文集丛刊》(233),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1999年,第208-209页。
  26[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4《书》,《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77页。
  27《承政院日记》册1593,正祖十年一月丙午,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1年,第520页。
  28《承政院日记》册1593,正祖十年一月丙午,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1年,第520页。
  29奎章阁编:《正祖丙午所怀誊录》,首尔:首尔大学古典刊行会,1971年,第36页。
  30《承政院日记》册1594,正祖十年一月丁卯,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1年,第568页。
  31[韩]韩劤:《解题》,《正祖丙午所怀誊录》,首尔:首尔大学校古典刊行会,1971年,第1-10页。
  32[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3《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4页。
  33[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3《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4-655页。
  34[朝鲜朝]朴齐家着:《北学议》,[韩]安大会译,首尔:石枕,2003年,第201-202页。
  35[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3《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4页。
  36[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3《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6页。
  37奎章阁编:《正祖丙午所怀誊录》,首尔:首尔大学古典刊行会,1971年,第44页。
  38奎章阁编:《正祖丙午所怀誊录》,首尔:首尔大学古典刊行会,1971年,第20页。
  39[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3《丙午正月二十二日朝参时典设署别提朴齐家所怀》,《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56页。
  40《承政院日记》册1699,正祖十六年二月辛亥,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1年,第251页。
  41《承政院日记》册1719,正祖十七年七月丁酉,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2年,第317页。
  42《正祖实录》卷46,正祖二十一年二月丙申,《朝鲜王朝实录》第47册,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86年,第11页。
  43[韩]金炫荣:《楚亭的社会处境与社会思想》,实是学社编:《楚亭朴齐家研究》,首尔:成均馆大学出版部,2013年,第279-281页。
  44[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3页。
  45《承政院日记》册1800,正祖二十二年十一月己丑,首尔:国史编纂委员会,1972年,第486页。
  46[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4页。
  47[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3页。
  48[韩]金龙德:《贞蕤与燕岩》,东洋学研究所编:《朝鲜后期文化:实学部门》,首尔:檀国大学出版部,1988年,第397-402页。
  49[朝鲜朝]朴齐家:《进疏本北学议·车》,[韩]李佑成编:《楚亭全书》下,首尔:亚细亚文化社,1992年,第360页。
  50[朝鲜朝]朴齐家:《进疏本北学议·农蚕总论》,[韩]李佑成编:《楚亭全书》下,首尔:亚细亚文化社,1992年,第392页。
  51[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3页。
  52[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4页。
  53[朝鲜朝]朴齐家:《贞蕤阁文集》卷2《应旨进北学议疏》,《韩国文集丛刊》(261),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624页。
  54[朝鲜朝]成海应:《研经斋全集》卷9《朴在先诗集序》,《韩国文集丛刊》(273),首尔:民族文化推进会,2001年,第184-185页。

上一篇:民国时期马哲民的经济思想述评
下一篇:宋明理学的衰落与清代传播观念丕变

学霸论文网 学霸论文网10余年专注论文服务 我要咨询
学霸论文网官方微博
学霸论文网站内导航: 研究生论文 论文提纲 学位论文 MBA论文 在职硕士 工程硕士 博士论文 职称论文 文献综述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