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霸论文网!

职称论文发表网15年服务积淀,累计发表20万份稿件,想要发表论文就来职称论文发表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范文 > 语言学论文 >

日本关西地区语言特点及其词汇句子翻译

发布时间:2020-06-22 17:25所属分类:语言学论文浏览:158次

学霸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以下是学霸论文网小编为您整理的一篇语言学论文毕业论文范本,本文是关于日本关西地区语言特点及其词汇句子翻译分析, 本文对日本关西地区使用频率最高、辐射范围最广的京阪方言常用文法做了概略梳理,将其中有别于标准日本语的部分整理成简表,并列举出部分工作生活中易产生歧义且兼有代表性的词句加以举例释义,同时介绍了翻译活动中的一些因应策略,受所得文献及研究能力之限,拙文仅介绍了关西方言冰山一角,权作案侧参考。以供参考,。希望对你的论文写作及论文修改有所帮助。代写一篇语言学论文多少钱。
摘    要: 通过梳理关西方言音律特点及文法上与标准日本语有别之处,整理关西方言中特有的否定表达“へん”、ウ音便规则、判断助动词「や」、敬语助动词「はる」、动词命令形及句尾变化特点等,探索关西方言的活用规律。并通过分析日常生活、商务活动中部分有代表性的歧义词句及特殊意思表达,因地制宜地提出应对翻译策略。

日本关西地区语言特点及其词汇句子翻译

  关键词: 关西方言; 歧义词句; 翻译策略;

  关西方言(関西弁)顾名思义,其主要使用区域范围是在日本关西地区,关西地区的人口规模超过2100万,占日本人口总数的五分之一,历史悠久文化底蕴丰厚,日本世界文化遗产中半数以上位于关西。从经济规模而言,大阪都市圈是仅次于东京都市圈的日本第二大经济圈,经济产业非常活跃,日本对华投资合作中有相当数量的企业来自关西地区,由于关西地区与我国的经贸、文化往来频繁,在往来交流中尤其是语言沟通上对只掌握标准日本语(标准语)的我方人员带来了诸多不便与障碍。多数大阪人对“标准语”或东京话有对抗意识,这种对抗意识或对等意识形成了语言自尊。即使离开本地,仍有很多人使用大阪方言,因此大阪方言有很强的存在感[1]。

  如何找到关西方言与标准语日本语的异同,与使用关西方言的日本人顺畅交流,准确理解对方意思表达并做到翻译到位是非常值得探讨的课题。由于关西方言的构成较为复杂,本文将以最具代表性的经济文化较为发达且使用人数更多的京都、大阪方言为主线展开文法及翻译策略研究。

  一、关西方言及其特点

  “大辞泉”及”三省堂スーパー大辞林”对关西方言(関西弁)的定义为:“一般将以京都、大阪为中心的广域近畿地域所使用方言称为关西方言。”关西方言主要可分为“京都方言”(京言叶)与“大阪方言”(大阪弁)。京都方言是以京都为中心、大阪方言则是以大阪为中心所使用的方言。使用京都方言的有京都府、兵库县(丹波方言)、滋贺县(近江方言)、三重县(三重方言)、福井县(岭南方言),以上四种方言构成了京都方言圈即通称的5府县4方言。大阪方言又可分为摂津方言、河内方言与和泉方言三种。关西方言是对关西地区使用方言的广义称呼,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大阪方言,大阪方言的地位相当于关西标准语,而在大阪方言中被视为标准语的则是摂津方言,因此,一般情况下了解清楚大阪方言的文法特点后,基本会消除与使用关西方言人群的交流障碍。

  (一)音律特点

  关西方言除与标准语存在文法应用差异外,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单词发音及语音语调的差异。金田一春彦将日本方言的重音语调划分为东京式、京阪式、一型式三类。京都方言属京阪式语调。一般认东京式语调是因受到平安时代后期京阪式语调在各地发生变化的影响,演化而来的[2]。主要体现在元音发音时清晰,辅音发音弱化的倾向性上。当イ、ウ之后出现ア、ヤ行音时易出现促拗音化(「日曜→にっちょお」「好きやねん→すっきゃねん」或拨拗音化(「赈やか→にんぎゃか」「饮みよる→のんみょる」)[3]。京阪式语调(重音)分为词头高(高起式)与词头低(低起式),且会按拍数降调。降调拍的前1拍称为重音核(降调核)。重音核用○标示,高起式用H、低起式用L标示,「はな」(鼻)标示为H○○(无降调)、「おと」(音)标示为H○○、「あめぇ」(雨)标示为L○○(在「め」拍内下降);高起式则为词头高,从词头到降调核发平音(若无降调核直至词尾皆发平音)。低起式有词头低,词头之后发音上升的特点。基于该特点,也可将高起式称为平进式,将低起式称为上升式。京阪式语调有将1拍词长音化的倾向,如かあ(蚊)、なあ(名)、きい(木)。在后接助词时有时会出现长音化。另外,2拍名词在低起式中存在无重音核型(Lいつ)与重音核在最后1拍型(Lあめぇ)。1拍词中有H○、H○、L○型三种。2拍词中有H○○、H○○、L○○、L○○型四种。像H○○、H○○○型在高起式末尾为音核型的,虽在理论上存在,但现实中几乎没有与之相符的词语。

  (二)文法特点

  鉴于关西方言中有部分文法与标准日本语相同,为便于读者对照查询,本文仅就其不同点及存在歧义处加以梳理以为参考。

  1. 否定表达「へん」

  与标准语中否定的表达形式不同,京阪方言的否定表现形式分为「ん」与「へん」两种,「~ん」较「~へん」的否定程度更强,后者词态变化繁杂,五段动词接「へん」的接续方式为「连用形+へん」与「未然形+へん」,但后者更偏向于京都方言。从五段动词活用形式看,京都方言统一在ア段后接へん(饮まへん),大阪方言则多在エ段后接へん(饮めへん),很少在ア段后接へん,虽然也有像大阪方言式的接在エ段之后的,例如:「行けへん」、「走れへん」,但表示的却是可能态的否定形式。此处易在语言交流中产生歧义,须在确认清楚对方意思表达后再进行翻译。

  大阪方言中カ变动词「来る」的常用否定形式有「こん」?「けぇへん」?「こえへん」?「きやへん」等几种,サ变动词「する」的否定形式为せぇへん?しやへん。一段动词变化特征分别为,大阪方言在上一段接续时基本为「未然形+ひん」,京都方言在上一段(イ)接ひん(起きひん、见ー注1ひん),下一段(エ)接へん(食べへん、出ーへん)。而大阪方言也会有由(イ)段跳至(エ)段后接へん(起けへん、见えへん)的情况。京阪方言从整体而言,按传统习惯连接时「いる」「见る」「来る」「する」等2拍词为「イ段长音+ひん」,但当下按照大阪式「エ段长音+へん」连接的呈逐渐增加趋势。其演化过程巍、段+「へん」、イ段+「ひん」、エ段+「へん」,未然形+「やへん」。例如:「いーひん」(いない)、「きーひん」(来ない)、「しーひん」(しない)、「みーひん」(见ない)、「起きひん」(起きない)。郑重语的否定形式主要表现为「动词连用形+まへん?ません」,该用法近乎于万能,甚至可以用于在非郑重表达中不可使用的动词。例如:あらへん(有)但(×あらん)不适用(あらしまへん、ありまへん)则可以连接。非郑重表达时为あかん?あかへん(駄目)[4]。

  此外,京都方言中的「ん」是由古日语中的「ぬ」变化而来的。而「へん」则是源于读音演变「読みはせん→読みやせん→読みゃあせん→読ません→読まへん」而来的。

  2. ウ音便与连用形

  在ワ行五段动词连用形、形容词连用形使用ウ音便。ウ音便依词干末尾元音的不同而出现以下变化。词干末尾元音为a–a时,长音化为o。例如:こおた?(买った)、あこおない(赤くない);词干末尾元音为i–i时,长音化为yu。例如:ゆうとる(言っている)、たのしゅうない(楽しくない);词干末尾元音为u-时,直接转为长音化。例如:くうた(食った)、うすうて(薄くて);词干末尾元音为o-时,亦为直转长音化。例如:おもおた(思った)、おもおなる(重くなる)[5]。

  此外,大阪方言中形容词词干为单字接「~なる」时,须转为长音化。如:ええ(いい)→ようなる、ない→のうなる、浓い→こうなる,除形容词连用形接动词「~なる」外的基本都为“形容词词干+词干词尾长音+に+动词”,如:优しく包む→优しぃに包む、青く変色する→青ぉに変色する及「あこない」「おもなる」这样的短语化ウ音便。京阪方言中将词干尾音为i的直音化为「たのしいない」或「たのしない」。「~くて」则以「~かって」的形式出现,且频度很高。

  (三)假定形与命令形

  大阪方言中的假定形对「行けば」「行ったら」的用法不做区别,几乎都用「~たら」(そういえば等特殊接续词除外)。京都方言五段动词为「未然形+イ段仮名+ゃ」如:书きゃ(书けば)、贷しゃ(贷せば)。一段动词为「语干+りゃ」如:起きりゃ(起きれば)、考えりゃ(考えれば)。形容词为「语干+けりゃ」如:高けりゃ(高ければ)。形容动词为「语干+やったら」如:不思议やったら(不思议だったら)。

  五段动词、カ变动词的命令形与标准语相同,但一段动词、サ变动词的命令形中存在由书面语命令形「~よ」转化来的「~い?いぃ」,如:买う→かい?かいぃ、见よ→见い,其中句尾不拉长音的命令语气更强。其中サ变动词与下一段动词易发エ音「~え」,如:する→しい、せよ→せい?せえ?せぇ、食べよ→食べえ。

  (四)判断助动词「や」与敬语助动词「はる」

  判断助动词「や」=标准语的「だ」,接续形式与「だ」基本相同。例如:元気や(元気だ)、~やで(~だよ)、~やろ(~だろう/~でしょう)、~やけど(~だけど)、~やったら(~だったら)、~やし(~だし)、~たんや(~たんだ)、~やので(~なので),京都方言中作为连体形使用时「や」之后只能接接续词,如:~やので、~やのに。形容动词的词尾活用除了「や」(周边地区或高龄人群也有用「じゃ」或「だ」的)以外,其他活用规则与标准语几乎没有差别,但却存在将「绮丽や」(标准语原形为绮丽だ)按形容词规则活用的如:「きれいかった」、「きれい花」的特殊用法。

  敬语助动词「はる」,其接续方式为五段动词在ア段后接「はる」,如:言わはる(言う)、书かはる(书く),一段动词3拍以上的接在连用形之后,起きはる(起きる)、食べはる(食べる),2拍一段动词接连用形或经「や」接「はる」,カ变动词与サ变动词为连用形经「や」接「はる」,如:きやはる(来る)、しやはる(する)。在京都方言的敬语之中,「はる」属于尊敬程度最低的,不仅可用于与第三者亦可用于己方(家人等),如:「お姉ちゃん、外で游んではる」。其活用按五段动词规则,但没有命令形。否定形为「はらん」「はらへん」(后者使用频率略较高)。「はる」的早期接续规则为五段动词接「はる」,其他动词接「やはる」,从昭和20(1945)年代开始,所有动词统一变为只接「はる」[6]。京阪方言虽有很强烈的向听话人表达郑重、谦恭之意的倾向,但值得注意的是尊称「さん」的特殊用法,在关西常有被转用为「おはようさん」「おめでとうさんです」的情况。另外还需了解「さん」的非正式表达形式「はん」,如:铃木さん→铃木はん、おばさん→おばはん。

  二、岐义词汇及句子翻译策略

  由于受关西地区历史、文化的影响,京阪方言使用的词汇存在一些音同义不同或标准语中没有的词汇及特殊表达方式。即使是不同地区的日本人之间进行交流时,也依然会因歧义造成误解。歧义通常指句子的这一特性,即一个句子可以有多于一个的释义,而句中并不包含足够的线索,以确定其旨在的或其他的含义。也就是说,歧义是指一个词、短语或句子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理解,或者说有两种或两种以上的意义[7]。

  (一)歧义词汇、句子的翻译策略

  (a)「自分」与「ウチ」,关西女性习惯用「ウチ」(标准语为「じぶん」→自分)称自己,而在关西方言中的「自分」并不是称呼自己,而是用于称呼对方,但不用于比自己地位高者。(b)「しんどい」一词在用法上也有一些不同之处,标准语中主要指精神层面的痛苦、难受之意。而在关西地区其适用的范围则更加宽泛,例如感冒发烧、身体乏累、不舒服、难以应对等,都可以用「しんどい」来表达。(c)「なおす」在关西方言中表示「片づける」或「収纳する」之意,而非标准语中修理之意。(d)「おおきに」大阪方言中独有的多功能语,在表达谢意时其含义与英语的“Thank you”或“Please”接近。「おおきに」原本是作为表示程度的副词使用的,含有おおいに、たいへん、とても之意。如:「おおきに、ありがとう」「おおきに、ご苦労さん」其后都带有被修饰词汇,演变至现今已成为可独立使用的多用词汇。日常受邀约在饭局后常用「おおきに、ごちそうさん」略表谢意,犯错后希望获得对方原谅时常用「おおきに、すんまへん」表达歉意。而在商谈事务时,对方说「おおきに、考えときます」(谢谢,我考虑一下)时,多半是表示「结构です」(不需要)的委婉拒绝。类似情形应避免错误理解。e)「堪忍」在标准语里有忍耐与宽恕之意,在关西方言中主要用于表达抱歉之意,常与「ごめん」搭配使用,在讲标准语的人看来多少会有玩笑之嫌,但它的确是斤两十足的道歉用语。

  另外,在关西听到「行けたら行く」时,应理解或译为根本不打算去,「考えとく」则是根本不会考虑的应答方式。而在标准语中用「行けたら行く」「考えとく」回复对方时,则表示存有五成的可能性。「ほおっておく」也是存在歧义的表述之一,在标准语中的意思是“别管他”(そのままにしておいて),而在关西地区却是“扔掉”(舍てておいて)的意思,在工作、商务活动中如果出现理解或翻译错误,可能会直接导致人为造成的重要文件或数据丢失,须谨慎对待。

  (二)句末表达与翻译对策

  接尾词的变化也存在与标准语不同的意涵,其中「ラ」的用法比较特殊,(上林葵2017:59-71)一般会接在体言及形式体言之后,含有标准语复数形式「たち」(只可接于有生物后)之意,而「ラ」不但可接在有生物词汇之后,也可接在无生物词汇之后。也含有表达说话人对前接词汇的负面情绪,情绪当中带有对该事物的轻蔑与有意回避之意[8]。大阪方言中的「ノダ补充疑问文」(与ノダ形式相当的补充疑问句)有四种用法:(a)ン、ノン表示“提问”,ノン表示“提问”与“诘问”,ネン则偏重于“诘问”“责难”“反问”;(b)与终助词ナ(ンナ?ノンナ?ネンナ)搭配使用时,其偏重程度则有所减弱,涵盖4上述四种用法。(c)ンナ?ノンナ?ネンナ中虽含有就以听话人言行为前提的提问、催促对方回答、表示惊讶等种种用法[9]。而「ネンナ」在语境中则有表达“认知信息共享”与“信息提示”之意,即说话人不需经判断就直接向听话人单向传达信息的固有特征。但不论是以上哪种ナ,基本的意思表达都是基于对不乐见情况出现时的哀叹。(d)ナ虽是由补充疑问句的谓语形式派生而来的,但它背离了它的本源,变成了传达说话人心理态度的一个终助词[10]。

  作为结尾词的「ねん」是由「ねや」转化而来,也可以直接用「ね」。因以拨音结尾,其语气要比「ねや」相较柔和,但确有向对方表达强烈的自我主张之意。「や」的接续与「ねや」相同,也有部分年轻人省略「や」,直接接体言,如「好きねん」=「好きなんだ」「好きなのよ」。「わ」的用法与东京女性用语形式相同,只是关西方言中的「わ」为降调,且不限男女均可使用。其强调形式为「わい」,属男性用表达形式。

  三、结语

  本文对日本关西地区使用频率最高、辐射范围最广的京阪方言常用文法做了概略梳理,将其中有别于标准日本语的部分整理成简表,并列举出部分工作生活中易产生歧义且兼有代表性的词句加以举例释义,同时介绍了翻译活动中的一些因应策略,受所得文献及研究能力之限,拙文仅介绍了关西方言冰山一角,权作案侧参考。尚有诸多新兴演进及敬语表达等有待研究,这些将作为今后课题进一步研究的方向。
学霸论文网是一家专业提供论文定制修改服务的网站,上10年的论文经验,无论是本科论文、硕士论文还是期刊论文,博士论文,我们都能为您提供方便、快捷、安全的论文服务

  参考文献

  [1] [日]郡史郎.大阪弁をはなそう(<小特集>外国语をはなそう!)[J].日本音响学会志,:1999,55(1):63-68.
  [2] [日]佐藤武义.『概説日本语の歴史』[M].东京:朝仓书店,1995.
  [3] イナムダーアビジット.方言比较研究:広岛弁·関西弁·标准语[R].日本语·日本文化研修プログラム研修レポート集,2014.
  [4] [日]中井幸比古.京阪方言の比较「のだ」、敬语、否定、引用の「と」、语尾のス·ル、拟古方言[J].神戸外大论丛(64)神戸市外国语大学研究会,2014.
  [5] [日]山下好孝.関西弁の「タ形」の形成について[J].日本语·国际教育研究纪要(22),北海道大学高等教育推进机构国际教育研究部,2019.
  [6] [日]中井精一.関西共通语化の现状:大阪型待遇表现形式の伝播をめぐって[J].阪大日本语研究大阪大学文学部日本学科(言语系),1992(3):17-32.
  [7]Kooij,J.Ambiguity in Natural Language[M].Amsterdam:North Holland Publishing Co,1977.
  [8] [日]上林葵.関西方言における接尾辞「ラ」[J].阪大社会言语学研究ノート(15),大阪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社会言语学研究室,2017(11):59-71.
  [9] [日]高木千恵.大阪方言におけるノダ补充疑问文と终助词ナ[J].阪大社会言语学研究ノート(16),大阪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社会言语学研究室,2019(7):15-34.
  [10] [日]野间纯平.大阪方言の平叙文における「ネンナ」:「ネン」に固有の意味特徴[J].阪大社会言语学研究ノート(16),大阪大学大学院文学研究科社会言语学研究室,2019(7)35-54.

  注释

  1注1长音符号,请参照长音发音规则。

上一篇:日语中“若者言”的特征探究
下一篇:没有了

学霸论文网 学霸论文网10余年专注论文服务 我要咨询
学霸论文网官方微博
学霸论文网站内导航: 研究生论文 论文提纲 学位论文 MBA论文 在职硕士 工程硕士 博士论文 职称论文 文献综述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