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学霸论文网!

职称论文发表网15年服务积淀,累计发表20万份稿件,想要发表论文就来职称论文发表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论文范文 > 语言学论文 >

汉语言学中声调与轻声的区别辨析

发布时间:2019-05-22 13:08所属分类:语言学论文浏览:79次

近世纪以来,汉语中轻声的作用以及它的应用范围越来越广泛,人们对其的重视程度也越来越高。甚至有人竟然提出这样一个问题:“能否在汉语言学中立轻声为第五声调”。我们姑且暂不对其加以否定,通过以下分析对这一论点的假说即可做出正确的判断。 
  一、轻声与声调的概念 
  在汉语学中,轻声与声调有着严格的定义,它们有着各自不同的语音学概念。 
  (一)轻声的定义 
  1.传统音韵学中是没有轻声这个概念的 
  “第一次提出‘轻声’概念的是赵元任的《国语罗马字研究》(1922年)”(厉为民,2006)。赵元任认为:轻音永远是轻读的,也用去声符号(就是不用去声符号,偶尔轻读的,仍用原来声调号)。 
  2.轻声是一种特殊的变调现象 
  根据现代较为科学的声学和语音试验结果,人们更多地认为轻声是一种特殊的变调现象。如现行高校文科教材《现代汉语》中,给轻声定义为:所谓轻声并不是四声之外的第五种声调,而是四声的一种特殊音变,即在一定的条件下读得又轻又短的调子。 
  3.轻声与轻音是两个不同的语音学概念 
  徐世荣认为:轻音与轻声是不同的,轻声是属于声调范畴,而轻音是由音量的强度决定的。 
  (二)声调的定义 
  1.声调是超音段音位,声调也叫字调 
  声调是指贯穿于每个字音的能区别意义的音高变化形式,它属于超音段音位。汉语的一个音节基本上就是一个汉字,所以声调也叫字调。声调是音节结构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它起着区别字义的作用。例如:“花”与“华”,“统治”“同志”“通知”与“统制”,“即使”“及时”“记事”“技师”“集市”与“基石”,“实际”“世纪”“事迹”“诗集”与“史记”等在口头上的区别都是由声调的不同来体现的。 
  2.声调分为四声 
  南北朝时期声调是以平、上、去、入为四声。现代汉语普通话也是有四个声调,普通话的这四个音调是从古代的四声演变来的,但不是平、上、去、入,而是阴平、阳平上声和去声四个声调。古今声调演变的规律主要是:平分阴阳、浊上变去、入派三声。 
  3.声母韵母的变化导致了声调的演变 
  声调从古到今的发展演变与声母的浊音清化及入声韵尾的消失相关联,这是因为汉语语音是由声母、韵母、声调构成的完整的体系,一旦音系内的某种成分发生变化,其它成分也会相应变化,从而调整音系格局,保持音系内部的协调性。所以,古代声母韵母的变化导致了古四声到现代汉语四声的演变。 
  二、轻声与声调各自产生的原因 
  (一)轻声产生的原因 
  轻声是作用于人的听觉神经上的细微差别的一种语音现象,由于语音本身稍纵即逝的特点,以及现代人构拟古音韵系统的方式和手段的不确定性、不完善性,对于轻声产生的原因的探讨在某种程度上带有一定的假想性和无可验证性。即便如此,这些探讨对于我们区别轻声和声调仍然是必要的和有积极意义的。 
  1.词语的双音节化是产生轻声的重要原因之一 
  从流传和保存下来的大量的古文献资料和文学作品中发现,古代汉语词汇以单音节为主,在语言的发展过程中由于表达的需要,往往在它的前面或后面加上一个意义相同或意义相近的语素。语言学界很多人认为词语的双音节化是产生轻声的重要原因之一。 
  2.轻声的产生与人的发音器官的生理结构相关 
  我们知道,人的发音器官由口腔、喉头、声带和肺及气管三部分组成。按照肌肉紧张原理,每发一个音时,发音器官的肌肉,特别是喉部的肌肉都明显地紧张一次,每一块肌肉的紧张度增而复减,就形成一个音节。实验证明,当舌位处在央元音位置时,肌肉的紧张度是最小的,即是最省力的状态。声学实验结果告诉我们,单元音韵母在轻读时或多或少地向央元音e移动。因此,人们认为,在说话的时候为了减轻发音器官的紧张和疲劳,或为了省力,在能让对方听明白的情况下,把双音节的后一个音节发得又轻又短。 
  3.语言美感的需求产生了轻声 
  人们为了增加语言的美感,要求诗必押韵,词必合辙,使语言或婉转悠扬,或跌宕起伏。轻声的出现,使语音轻重交替、起伏有致,更增强了语言的表现力。 
  (二)声调产生的原因 
  1.上古汉语声调大约出现于东汉末年 
  中外学者在讨论汉语声调起源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中在学术界较有影响的是“汉语声调源于韵尾说”。声调源于韵尾,是说早期汉语不是靠音高,而是靠辅音韵尾来区别意义的,音节的高低是韵尾的伴随特徽。后来韵尾简化消失,音节原来的次余特徽音高才作为韵尾消失后的补偿手段成为具有辨义功能的声调。由于历来对平声和入声起源问题的争论较少,所以主张声调源于韵尾的学者把研究重点放在探求上声和去声的起源上。目前在中外学术界较有影响的观点是:上声源于某一韵尾,去声源于-s尾。 
  2.汉语其声调是后起的 
  从亲属语言来看,与汉语有亲缘关系的语言如羌语、嘉戎语至今没有声调,根据古藏文、缅文资料,古代藏语、缅语也没有声调,藏缅语言声调的形成有一个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其辨义功能由弱到强的过程。由此可以设想,汉语与之类似,其声调也是后起的。 
  三、轻声与声调在汉语中各自的作用 
  (一)汉语中方言的轻声不会影响对词义的理解 
  在汉语方言中,同一组词是否运用轻声不会影响我们对词义的理解。例如:“漂亮(piàoliang)”念成“piàoliàng ”,“爸爸(bàba)”念成“bàbá”,“妈妈(māma)”念成“màmá”,“石头(shitou )”念成“shitu”等等。因此,现代汉语中一小部分能够起区别词义、词性等作用的轻声词很早就被人们认识和了解了。 
  (二)汉语中是否用轻声可能会影响词性及词义 
  早在20世纪50年代,徐世荣先生就从轻重音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轻声(或重音)可以区别词、词义或词组。 
  1.变读轻声后、词性发生变化 
  (1)名词变为动词:活动huódòng(名词) 
  学校广场上正在举行盛大的庆祝活动。 
  活动huódong(动词) 
  你得经常活动才行。 
  (2)动词变为名词:运气yùnqì(动词) 
  练气功首先得学会从丹田运气。 
  运气yùnqi(名词) 
  你真是运气。 
  (3)形容词变读轻声后成为名词:对头duìtóu(形容词) 
  这件事,你做得很对头。 
  对头duìtou(名词) 
  他俩是死对头了。 
  2.变读轻声后,词义发生变化 
  孙子sūnzǐ(名词) 
  孙子在当时很有名气。(指战国时一位著名的军事家。) 
  孙子sūnzi(名词) 
  他的孙子都有好几个了。(指儿子的儿子。) 
  兄弟xiōngdì(名词) 
  他们兄弟俩可好了。(指哥哥和弟弟。) 
  兄弟xiōngdi(名词) 
  他有两个兄弟。(指有两个弟弟。) 
  3.区别词和词组 
  变读轻声可以改变语素的组合性质,当后面一个语素轻读时,词素中间不能有停顿,这时它是一个词,当后一个语素不能轻读时,中间可略有停顿,这时它往往是一个词组。如: 
  东西dōngxī(词组)(指方向) 
  我都分不清东西南北了。 
  东西dōngxi(名词)(指物件) 
  你把东西放哪儿了? 
  裁缝cáiféng(词组)(剪裁缝制衣服)。 
  做一件西服,其裁缝过程非常复杂。 
  裁缝cáifeng(词)(指做衣服的人) 
  这位裁缝的活儿做得非常好。 
  夫妻fūqī(词组)(指丈夫和妻子) 
  他们夫妻俩感情很好。 
  夫妻fūqi(名词) 
  他们俩是夫妻。 
  (三)声调起着区别字义的作用 
  声调是音节结构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它起着区别字义的作用。尤其在口头上的区别都是由声调的不同来体现的。例如:“花”与“华”,“统治”“同志”“通知”与“统制”,“即使”“及时”“记事”“技师”“集市”与“基石”,“实际”“世纪”“事迹”“诗集”与“史记”等。 
  四、轻声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 
  目前在轻声中最棘手的问题就是轻声与非轻声词的分类问题。通常在一般的教材中把轻声词分为两类:一类称之为有规则的轻声词;另一类称之为无规律可循的轻声词。 
  (一)有规则的轻声词 
  1.一部分助词“的、地、得、着、了、过”和语气词“吧、嘛、呢、啊”等。 
  2.叠音词和动词的重叠形式后头的字,如妈妈、妹妹、天天、瞧瞧、研究研究、了解了解等。 
  3.构词用的虚语素“子、头”和表示复数的“们”等。如:桌子、凳子、前头、木头、朋友们、记者们等。 
  4.用在名词代词后面表示方位的语素或词,如:电冰箱上、脚下、屋子里、左边、里面等。 
  5.用在动词、形容词后表示趋向的动词,过去、起来、下去等。 
  这一类轻声词数量有限,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且多属于封闭性的,不太难掌握。 
  (二)无规律可循的轻声词 
  无规律可循的轻声词常见的有:葡萄、东西、丈夫、先生、动静、胳膊、稀罕、风筝、被窝、钥匙、脑袋、算盘、消息、窗户、眉毛、蘑菇、玻璃、客气、新鲜等。更麻烦的是,这类轻声词轻读与否,分歧相当严重。《现代汉语词典》中一些轻声词似乎给人们一种无规律可循的感觉,如“庄稼(zhuangjia)中的“稼”是轻声,相应地,“庄稼地(zhuangjiadì)”“庄稼汉(zhuangjiah àn)”“庄稼活(zhuangjiahuó)”中的“稼”便都是轻声,而“学生(xuésheng)”中的“生”是轻声,“学生会(xuéshēnghuì)”中的“生”又是阴平,“学生装(xuéshengzhuāng)”中的“生”又是轻声。 
  (三)方言的出现使轻声更难以把握 
  北方方言区的人们可以根据语感去推测,而其它方言区的人要掌握轻声只有死记硬背。资料表明,《现代汉语词典》中双音节词32540个,其中轻声词条目约2500条左右;《普通话轻声词汇编》收录双音节轻声词1028条;《北京话轻声词汇》中,包括单音节、双音节、三音节、四音节轻声词共4351条。人们在花大力气死记硬背的过程中还要受到不同教材和工具书收录标准不同的干扰。 
  五、在汉语言学中立轻声为第五声调是不可行的 
  综上所述,轻声在汉语口语中没有一种固定模式,在不同场合、不同情况下、不同地区有变化不定的发声习惯;声调却是相对有一定规律的,且不同的声调决定了不同的词义。 
  提出“能否在汉语言学中立轻声为第五声调”的假说在目前来看是不可行的。 
  这种不可行的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在对轻声的研究方面,实验语音学还不能为理论研究提供充足的数据和科学的依据,没能界定出合理而明确的范围。目前,我们在语音实验中对轻声还没有一个确定的恒定量或相对稳定的恒定量,因此就无法给轻声一个科学严密的界定。 
  另一方面,影响轻声的因素太多、太杂。如性别的差异,会使同一个轻声词在音高、音长等方面相差甚远,甚至于同一个人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场合由于环境情绪等诸多因素的不同,发同一轻声词时所得到的结果也不相同,另外,轻声词单个读的时候与放在句中、放在自然语流中、放在不同的句式中读时,也会产生不同的结果。 
  对此,我们必须抓住实质,将理论研究与实践紧密结合,早日找出规律,给轻声一个科学严密的界定,进而为语言规范化,为汉语学习以及推广普通话做出贡献。 
   
  参考文献: 
  [1]文红.请立轻声为第五声调[J].怀化师专学报,2003,(3). 
  [2]厉为民.试论轻声和重音[J].中国语文,2006,(1). 
  [3]黄伯荣,廖序东.现代汉语[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 
  [4]王若江,蔡云凌.汉语正音教程[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 
  [5]孙晖.开明中级汉语[M].北京:人民教育出版社,1998. 
  [6]林茂灿.声音发音部位的研究[J].声学实验,1978,(10). 
  [7]刘俐李.汉语声调论[M].南京: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09. 
  [8]赵金铭.从一些声调语言的声调说到汉语声调[J].中国语文,2008, 
  (4). 
   
  (江玉婷 重庆 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 400715)

上一篇:英语语言学课程网络自主学习的教改研究
下一篇:公众语感_社会语言学研究的新角度

学霸论文网 学霸论文网10余年专注论文服务 我要咨询
学霸论文网官方微博
学霸论文网站内导航: 研究生论文 论文提纲 学位论文 MBA论文 在职硕士 工程硕士 博士论文 职称论文 文献综述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